这样爱两性健康网:两性话题房中性事两性启蒙夫妻加油站情感驿站两性疾病成人用品性商库两性专题性福测试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偷情也要有特色 古典名著中四大“偷情”类型

    2018-07-12 09:07    来源:这样爱    责任编辑:小伟 评论收藏

本文导读:自古以来,就有男女偷情这一档子事,历史上的文学名著中描写男女偷情的情节可谓是比比皆是,令人目不暇接。今天小编就给大家讲讲古典名著中四大“偷情”类型。

  在历史上的文学名著中,有不少描述男女偷情的情节,那么古典名著中有哪些比较有特色的偷情类型呢?

古典名著中特色的偷情类型

  一,为情爱冲动而偷情。

  为情爱冲动而偷情,自古就有,最著名的例子是中国古典名著《水浒传》中的潘金莲的偷情。潘金莲原是清河县里有一个大户人家的一个使女,年方二十余岁,颇有些颜色。只因那个大户人家要缠他,她将此事告诉了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恨记于心,却倒赔些房奁,不要一文钱,白白地嫁给了浑名叫做“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由此可见,潘金莲原是一个贫苦人家的女儿,聪明美丽,始终保持自己爱情观和贞洁观。

  后来,巧遇高大威猛的武松,使潘金莲感到自己有了一次性生活的机会,因此,潜在的不满和反抗意识开始觉醒,久被压抑的性意识寻机爆发。

  本来,开始之时,潘金莲还是谨守礼教分际的良家少妇,即便见了武松这表人物,也只是喜欢并不是情爱,也就是基于性因素产生的冲动、渴望、羡慕。她虽然想到了婚娶、姻缘,但直接原因却是“生的这般长大”、“必然好气力”。他并不了解武松,几番撩拨,不见成效,“着实撩斗”,又讨了个老大没趣;如此还不死心,直到最后当着武大的面被武松义正辞严又番教训,满心的欢喜才化为深深的绝望。

古典名著中特色的偷情类型

  西门庆的出现,虽然解除了潘金莲性压抑、性寂寞的无性生活,但是,却是她走向堕落自我毁灭的真正开始。西门庆原来只是阳谷县一个破落户财主,就县前开着个生药铺,从小也是一个奸诈的人,使得些好拳棒。近来暴发迹,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放刁把滥,说钱过事,排陷官吏,因此,满县人都让他些个。而王婆眼中的西门庆则是另一个样子,她向潘金莲介绍:“这个大官人,是这本县的一个财主,知县相公也和他来往,叫做西门大官人。万万贯家财,开着生药铺在县前。”

  然而,潘金莲根本不管他的地位和财富,只相中的是一个温柔多情的西门庆。第一次王婆家相会,潘金莲就对西门庆有了立体的认识,也把在武松那儿点而未燃的爱欲之火重新烧起。西门庆对她的关心、理解,以及情感的交流和慰济,让从没有有此经历的潘金莲对西门庆投怀送抱,甚至死心塌地地与西门庆日夜偷情。

  可以想见,潘金莲对武松动心其实只是他的一表人才的外貌引发的异性冲动;而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关系,不仅仅是相互之间肉欲的吸引,而且已经发展到情爱的程度。作为一个长久遭到性压抑的美貌少妇,潘金莲十分清楚自己行为的性质,她是心甘情愿地和西门庆走到一起。最后,为偷情而甘愿做西门庆情妇的潘金莲,还是在武松刀下香消玉殒了,为自己与西门庆的这份风流情债买了单。#p#副标题#e#

古典名著中特色的偷情类型

  二,为生理欢愉而偷情。

  在古典名著《红楼梦》中,一次,巧姐儿得了天花,王熙凤听了大夫的话,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贾琏只得搬出外书房来安歇,因此勾搭上了荣国府内酒头厨子多官儿的媳妇“多姑娘儿”。这媳妇妖艳异常,轻狂无比,最喜拈花惹草。贾琏在外熬煎,往日也见过这媳妇,垂涎久了,那多姑娘儿也久有意于贾琏,只恨没空儿;今闻贾琏挪在外书房来,他便没事也要走三四趟,招惹的贾琏似饥鼠一般。是夜趁着多官儿醉倒在炕,二鼓人定,贾琏便溜进来相会。一见面早已神魂颠倒,也不及谈情说爱,便宽衣动作起来。贾琏恨不得化在他身上,那媳妇子夜故作浪语。两人的偷情戏,堪称超一流。

  说起来,这个其貌不扬的厨子老婆“多姑娘儿”,怎能与花容月貌的王熙凤相媲美呢?一个地位卑微的仆人媳妇,怎么会在贾琏眼里怎会如此充满魅人风情而让其称之为心肝宝贝呢?原因不外过这“多姑娘儿”妖艳异常,轻狂无比,让贾琏一贴上就浑身酥软魂丢九霄。不难想见,贾琏心里是绝不会爱那上不得台面的厨子老婆的,只不过为寻求一时的生理欢愉的刺激下的男女苟合而已。#p#副标题#e#

古典名著中特色的偷情类型

  三,为物质功利而偷情。

  为物质功利而偷情,最有名例子非《红楼梦》中的尤二姐偷情。尤二姐进入贾府后,受到母亲的影响,学会了嫌贫爱富,贪图享受,所以在大姐的默许、母亲的暗示和贾珍的引诱下,便很快轻易地失了身。没有想到贾珍很快就又看上了更加年轻也更有个性魅力的妹妹尤三姐。无奈之下,尤二姐便把自己目光投向了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贾琏。

  贾琏也是个好色之徒,不仅俗气,而且品位也不高。他非常羡慕贾珍乱伦的生活方式,久闻他们父子与尤氏姐妹有染,所以趁贾敬的丧事之机,也想勾搭上这位貌美如花的尤二姐。而此时贾珍正想勾引尤三姐,于是,便把尤二姐让给了贾琏。在贾珍父子的安排下,尤二姐成为了贾琏在花枝巷外宅的秘密二奶。

  贾琏喜欢的尤二姐,虽然除了长得漂亮之外、并无其它长处,但是,尤二姐作为一个美丽的女人,在男人的世界里还是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但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不想再做一个普通的女人了。

古典名著中特色的偷情类型

  其实,如果她嫁给张华,虽然家境贫寒,但至少是个正房太太,不必受其他妻妾的闲气。但她生性爱慕虚荣,宁作凤尾,不当鸡头,宁愿嫁给贾琏成为贾府的二奶。

  当她做了贾琏秘密二奶之后,就得到了许多金钱财物,足够她和母亲下半辈子的生活了。然而,她又犯了个几乎所有第三者都要犯的致命错误:她还想要名份。其实名份这东西只是是一种虚荣罢了,得不到时,她的生活也不见得有多么艰难,但一旦存心要得到这个名份时,她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大了。为了这个名份,她不得不抛开贾琏为她安排好的安乐窝,抛开那些对她呵护有加的仆人,抛开已经熟悉的自由自在生活,跟着大奶王熙凤进入那个深不见底的陌生冷漠的贾府,去面对一种全然未知的寄人篱下的豪门生活。而当他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优势去追求那泡影一样虚荣的名份之时,也就注定了她豪门梦碎的悲剧不可避免的发生。

  尤二姐的悲剧,无疑因尤二姐自身性格上的弱点使然。尤二姐刻在骨子里的豪门情结,让她对贾琏的轻信导致了自己错误地托付一生,对王熙凤的轻信导致了自己身陷危境而不毫不知情。尤二姐幻想进入豪门就能够得到一生的幸福,但结果仍逃脱不了梦碎豪门悲剧的结局。其实,在昌明簪花的豪门贾府,即使没有王熙凤,恐怕也是难以实现她的豪门幸福生活的。贾母在听完贾琏另一个小妾秋桐的诬告之后就曾经说:“人太生娇俏了,可知心就嫉妒。凤丫头倒好意待他,他倒这样争风吃醋的。可是个贱骨头。”贾母不分是非关于“贱骨头”的论断,无疑说出了像尤二姐这样一个出身于底层而靠美貌想赢得豪门中应有地位的女人最后悲惨结局的真正原因。#p#副标题#e#

古典名著中特色的偷情类型

  四,为新鲜刺激而偷情。

  说到为寻求新鲜刺激而偷情,古典名著《水浒传》中就有一例。说的是阎婆惜与张文远的偷情。那阎婆惜是东京汴梁人士,十八岁,很漂亮,会唱歌。仗义疏财的宋江因出手相助她父亲安葬,而让阎婆惜感激涕零,以身相许,就在县西巷内,“讨了一所楼房,置办些家火什物,安顿了阎婆惜娘儿两个那里居住”。没几天时间,阎婆惜就过上了满头珠翠、遍体金玉的金丝雀生活。

  然而,此时让阎婆惜感到美中不足的是,宋江长得太黑太胖,而且不解风情,这让阎婆惜越来越觉得自己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十八岁的女孩子有许多梦想,而现实的物质女孩阎婆惜的梦想就更多了,她渐渐地流露出对生活的不满来。而这个时候,宋江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把衙门里的小兄弟、后帖书吏张文远领到西巷阎婆惜家中饮酒招待。

  张文远生得眉清目秀,齿白唇红,而且早年沉迷于瓦肆歌舍讨生活,“品竹弹丝,无有不会”,练就了一身讨女人欢心的本领。自觉被宋江困在鸟笼中圈养的阎婆惜对丈夫的同事张文远倍感新鲜刺激,而张文远对自己同事金屋藏娇的阎婆惜更是一见倾心。两人很快就勾搭成奸,难舍难分。最后,阎婆惜还是因为梁山的一封书信和一百两酬金惹怒了宋江而酿成血案,以致命丧黄泉。

  其实,无论什么类型的婚外偷情大都以无言悲剧而告终,而且受伤的大都是女人。《红楼梦》中的贾琏贪恋尤二姐的妩媚温柔,美色当前冲昏了头脑,竟然斗胆在外悄悄筑起香巢,沉醉于温柔乡里,全然忘了家里的还有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内当家王熙凤。殊不知,猫儿偷吃荤总要留腥味,东窗事发,尤二姐被王熙凤假作贤惠接回府里,又是暗设机关借丫环之刀巧杀人,把个可怜的尤二姐折磨的生不如死,最终一缕芳魂飘西天而去。贾琏家本有如花美眷,却偷腥偷情固然可鄙,而尤二姐一介清白玉身甘愿沦陷与富家子弟偷情做小更是不值,结果枉送如花性命尤其可怜。《水浒传》中的潘金莲、阎婆惜也是如此。由此可见,情是不能随意去偷的,偷来的情终究难以咀嚼下咽,难以享受消化,始终不得安然地去享受一生。

热门推荐  RECOMMEND

热门标签  LABEL

美图欣赏  APPRECIATE

网站地图|广告服务| 网站简介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内容投稿|给这样爱提意见

声明:本站图/文均来自于网络收集,仅供病友参考,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 Copyright©2014-2017 这样爱(www.zheyangai.com) 闽ICP备13021446号-5 投诉电话:15980901685(7×24小时)
分享 收藏 首页 回顶部